河北消费维权网欢迎您!
联系方式:0311-86053315

关注并扫描官方二维码

地方频道: 保定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张家口 邢台 沧州 衡水 承德 廊坊 定州 辛集市
消费知识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消费资讯 > 消费知识

规范化妆,孩子才能“出彩”

更新时间:2021-05-25 09:38:00 来源: 点击次数10525次

编者按 这一代儿童是幸福的,赶上了消费升级和育儿观念新潮的年轻父母。潮牌、彩妆、玩具盲盒、数字产品、体验式消费……凡成人世界的热门消费,儿童身上也会一一加持。“新潮、颜值、高科技”成为撬动儿童消费市场的杠杆。这一代儿童也是健康安全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健康中国儿童行动、中国儿童膳食营养健康调查等等,从政策、法律层面保护祖国的花朵健康安全消费,护航他们快乐成长。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记者 庞建新)


在线上和线下儿童用品专卖店,林林总总的玩具和用品新潮时尚,其中宣称为儿童彩妆的产品品类极为丰富:腮红、眼影、唇膏、唇彩、甲油、粉饼、气垫等等,应有尽有,吸引了众多家长。儿童彩妆市场现状如何?其安全性如何保证?行业内专家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一些市售彩妆“装扮玩具”并非法规或标准对应的儿童彩妆类别的产品,目前相关法规对儿童化妆品在注册备案、检验和生产等方面有更严格的规定,消费者在选购时应注意识别,理性消费。


 


“装扮玩具”还是化妆品?


“哪个甲油更漂亮?哪个更容易撕掉?”小女孩萌芽的爱美之心对彩妆充满好奇。北京家长高女士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幼儿园里偶尔会有表演,因此家里的儿童专用腮红、眼影、甲油、口红等一应俱全,两个孩子过家家时也会拿出来装扮一番。


儿童节将近,高女士又开始琢磨送孩子什么礼物,“既能玩又漂亮还能化妆”的儿童化妆品套装玩具还是被她列为首选。


尤其是各大电商平台上,儿童化妆品套盒等比较热销。记者登陆各大电商平台了解到,这些产品的价格从三十几元到几百元不等。


“真正可以化妆,不止于扮家家”“儿童专用化妆品 无毒可水洗指甲油口红”,记者在“米佳旗舰店”里看到一款售价为265元的“迪士尼儿童化妆品套装无毒玩具小女孩六一节礼物生日公主彩妆盒”如是宣传。但在其2390条的累计评价里,有网友在5月6日评论留言:“造型倒是好看,孩子觉得挺新鲜的。但是孩子涂了唇彩以后说嘴巴疼。马上洗掉之后嘴唇明显肿了。”4月28日另一位网友评论道:“还行吧,娃娃喜欢,口红不稳,头一下就掉了……”在留言区,也能看到客服的解释表明,该产品为迪士尼正品授权。


记者在“米佳旗舰店”内看到该产品的儿童化妆品检测证书,但在其产品参数一栏显示:“玩具类型:其他过家家玩具”“产品名称:静态塑胶玩具/儿童装扮套装”。


很多家长对于属性是玩具,却可以当化妆品用的产品原料不放心。“这些儿童彩妆的原料到底是化妆品还是水性颜料,我们家长很难判断。”家长肖女士如是表示。对此,米佳旗舰店的客服人员出示了“闪光啫喱”“水性可剥实色指甲油”“眼影”“唇彩”“唇膏”“腮红”等6个化妆品的检验报告。“这个是宝宝用的化妆品,也是玩具。”该客服表示。


随后,记者又在贝杰斯玩具专营店、亿诺母婴专营店等店铺发现,有的儿童化妆品“装扮套装”属于玩具类。贝杰斯玩具专营店客服人员出示的检测报告显示,测试要求符合GB6675.1-2014《玩具安全 第1部分:基本规范》-条款5.3.5玩具化妆品的特定可迁移元素,符合 GB6675.1-2014-条款5.3.7玩具产品应使用安全的塑料添加剂。


北京日化协会法规部主任佟文鑫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装扮玩具”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不是与法规或标准对应的产品类别。所谓的“装扮玩具”可能涉及粘贴、佩戴、涂擦等多种使用方法的多种类产品,如仿造的宝石饰品,起到美化作用的贴纸等。从规范行业的角度讲,按照一般商品流通的,可以包含在“玩具”的范围内,但不应包括法规、标准或行业规则对产品安全性和使用条件有特别规定和严格控制的产品类别。


原料安全性要求更高


随着消费升级和新一代年轻父母的消费观念变化,儿童化妆也不再是新鲜事儿,儿童彩妆市场也逐渐得以开发。据跨境电商考拉海购发布的数据,2020年国内儿童彩妆消费同比增长了300%。


记者近日走访北京线下婴童店发现,儿童彩妆类产品比较少,大多是儿童护肤品。记者在一家婴童店的玩具文具区看到一款360°旋转时尚粉盒,里面有眼影、腮红和唇彩。其中,该产品标识上标注的眼影成分有:滑石粉、云母、硬脂酸镁、矿油等。此外,腮红成分里也含有滑石粉、香精、着色剂。


根据我国《化妆品用滑石粉原料要求》规定,“在粉状产品的生产和使用过程中,应使粉末远离口和鼻”;“滑石粉中不得检出石棉”。


很多家长对“滑石粉”等敏感成分充满疑虑。还有一些家长也质疑,儿童彩妆原料和成分与成人彩妆是否有区别?安全性咋保证?


对此,佟文鑫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从化妆品原料和成分的角度讲,儿童产品在原料上会从安全性方面进行更加严格的要求,但在法律法规和国家标准中并没有“儿童专用”的化妆品成分或原料这样的类别或表述。


据佟文鑫介绍,儿童化妆品目前尚无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10年发布《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作为近10年来对儿童化妆品的原则性要求。在《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为核心的新法规体系下,从安全性出发,儿童化妆品在注册备案、检验和生产等诸多领域也设有更严格的规定。


北京工商大学中国化妆品协同创新中心资深专家、北京市植物资源重点实验室主任李丽教授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部门对儿童化妆品生产企业的要求正逐步提高。去年底,在《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宣称为婴幼儿、儿童使用的产品,应同时提交毒理学试验报告和产品安全评估报告”。而今年5月刚刚实施《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要求,新功效的化妆品应根据产品功效宣称的具体情况,进行科学合理的分析。“以后宣称为‘儿童彩妆’应注册为宣称新功效的特殊化妆品。”李丽如是说。“当前,与儿童化妆品相关的主要问题是部分本不属于化妆品范畴的产品模仿或冒充化妆品并添加对儿童有危害或潜在风险的成分,甚至添加有毒有害的违禁成分。这类产品往往具有和化妆品相同或类似的形态、功效和使用方法,但不符合《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中化妆品的定义,所以对不了解产品法规的消费者而言难以准确定位其产品类别。”佟文鑫如是表示。


加强非法添加监管力度


按照化妆品法规的要求,儿童化妆品在产品生命周期的监管力度都要大于普通人群使用的产品,包括原料、配方设计、生产环境、检验项目和指标、安全评估、标签宣传等。佟文鑫表示,一些不法生产经营者为使产品具有“立竿见影”的使用效果和追求快速上市的流通周期,采用添加抗生素等成分、故意在产品类别方面打“擦边球”等非法行为。


今年以来,河南、广西、吉林、安徽、辽宁等多地监管部门开展儿童(含婴幼儿)化妆品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在化妆品中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等违法行为。记者梳理各地方儿童(含婴幼儿)化妆品专项整治行动发现,除了重点查处商超、母婴用品专卖店、化妆品专卖店外,还结合“线上净网线下清源”专项行动,对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开展监督检查。例如辽宁省药监局于2021年3月至9月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开展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将覆盖备案、生产、经营等环节。重点核查是否存在违法宣称功效行为,是否符合安全性等相关要求等内容。


“化妆品中往往包含香料、防腐剂、着色剂等染料性成分,而儿童皮肤娇嫩、皮肤屏障功能弱,易发生过敏等问题,因此建议儿童选用正规产品,无特殊场合需要,儿童尽量少化妆或不化妆。”李丽提醒道。


Copyright HeBei Consumers'Association by HEB315.ORG.CN © 2011-2020
咨询电话:0311-86053315 主办单位:河北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邮箱:hbxfwqw@126.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冀ICP备16001939号-1